论汉代黼黻纹与红山文化彩陶涡纹之间的流变关系

论汉代黼黻纹与红山文化彩陶涡纹之间的流变关系

作者:刘君  颜祥富

从商周时期至明清时期属于有文字阶段①,黼黻纹饰分别有甲骨文字、尚书、周礼、礼记等商周秦汉的史料明确记载着,由此形成一个历史文化传承过程,其色彩转变过程与纹饰演化进程也是有据可查的。从商周时期到新石器时代属于没有文字阶段,但考古学材料里有玉器人物、青铜人物的服饰纹饰和彩陶纹饰可以作为参考资料进行对比,其纹饰衍变过程与形式演化进程也是有理有据可以考察的。晚期的黼黻纹与早期的涡纹两者之间关系密切,由此形成了晚期有文字与早期无文字两个阶段进行混搭研究的学术研究新模式,以期解决黼黻纹与涡纹之间的流变关系。在没有文字阶段的史前涡形纹饰研究过程中,用考古文物材料弥补历史文献的欠缺之处,形成黼黻纹饰研究的证据链条,是一个不错的学术研究新模式。在有文字阶段的黼黻纹饰研究过程中,尽量使用礼记、周礼、尚书、甲骨文字等文献工具书作为主要参考依据②,以期解决涡形纹饰与黼黻纹饰的演变过程③,以及涡纹蕴含的文化意义和影响力。

第一节   有文字阶段的黼黻资料的收集与整理

本节将汉朝、周朝、商朝、帝尧四个历史时期记录着黼黻纹饰的历史文献资料进行粗略收集,按年代进行梳理。

《礼记·君臣服章制度》载:后汉光武践祚,始修郊祀。天子冕服,从欧阳氏说。三公、九卿、特进侯、朝侯、侍祠侯,从夏侯氏说。祀天地明堂,皆冠旒冕,衣裳皆玄上纁下,一服而已。明帝永平中,议乘舆备文,日月十二章(插图1),刺绣文。三公、诸侯用山龙九章,九卿以下用华虫七章,皆备五采,大佩,赤舄絇履,以承大祭。百官执事者,冠长冠,皆祗服。五岳、四渎、山川、宗庙、社稷诸沾秩祠,皆袀玄服,绛缘领袖为中衣,绛袴袜,示其赤心奉神也。其五郊迎气,衣帻葱袜各如方色云。百官不执事者,各服长冠袀玄以从。大射礼於辟雍,公卿诸侯大夫行礼者,冠委貌,衣玄端素裳。执事者冠布弁,衣缁麻衣,皂领袖,下素裳。若冠通天冠,服衣深衣制,有袍,随五时色。

1

《后汉书·舆服志》载:上古穴居而野处,衣毛而冒皮,未有制度。后世圣人易之以丝麻,观翚翟之文,荣华之色,乃染帛以效之,始作五采,成以为服。见鸟兽有冠角髯胡之制,遂作冠冕缨蕤,以为首饰。凡十二章。故《易》曰:“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巛。乾巛有文,故上衣玄,下裳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缋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以五采章施于五色作服。天子备章,公自山以下,侯伯自华虫以下,子男自藻火以下,卿大夫自粉米以下。至周而变之,以三辰为旗旗。王祭上帝,则大裘而冕;公侯卿大夫之服用九章以下。秦以战国即天子位,灭去礼学,郊祀之服皆以袀玄。汉承秦故。至世祖践祚,都于土中,始修三雍,正兆七郊。显宗遂就大业,初服旒冕,衣裳文章,赤舄絇屦,以祠天地,养三老五更于三雍,于时致治平矣。

《淮南子·说林训》载:“黼黻之美,在于杼轴。”高诱注:“白与黑为黼,青与赤为黻,皆文衣也”

《汉书·贾谊传》载:“白縠之表,薄纨之里,緁以偏诸,美者黼绣,是古天子之服。”

《白虎通》载:“朱草,赤色也,可以染绛,别成黼黻之服,列为尊卑之差。”

《荀子·哀公》载:黼衣黻裳不茹荤。

《荀子·非相》载:“故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劝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

《左氏春秋》载:“三辰旂旗,昭其明也。火,龙,黼,黻,昭其文也。

《诗经·小雅·采菽》载:玄衮及黼。

《诗经·大雅·文王》载:厥作裸将,常服黼冔。

《周礼·考工记·画缋之事》载: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

《周礼·天官·典丝》载:凡祭祀,共黼画组就之物。

《尚书·顾命》载:狄设黼扆、缀衣。牖间南向,敷重篾席,黼纯,华玉,仍几......王麻冕黼裳,由宾阶隮。卿士邦君麻冕蚁裳,入即位。太保、太史、太宗皆麻冕彤裳。

《尚书·皋陶谟》载: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

根据这些历史文献的记载进行分析,帝尧与商周秦汉时期都有黼黻纹饰的使用与记录。在汉朝时期,《礼记》将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十二种图章纹饰称为十二章纹,后世以此为准进行传承、一直沿用到满清时期。由此可见,黼黻纹饰是十二章纹其中的图案纹饰,是封建帝王专用的纹章。本文选择这些带有黼黻字样的历史文献,并依照历史先后发展顺序进行依次排列,是为整理与梳理,下面进行分析与研究。

在汉朝时期,有《礼记》、《淮南子》、《后汉书》、《汉书》、《白虎通》等历史文献作为学术论据,记录着黼黻一词。此时黼黻表示两种不同事物,黼指斧,呈半黑半白的斧型图案,天子服之,以断黑白是非;黻指反弓相背的图案,象征君臣合离,也具背恶向善之意,这也是汉朝或汉朝时期以后学者对黼黻纹饰的认知观念。

在周朝时期,有《周礼》、《诗经》、《尚书·顾命》等历史文献作为学术论据,黼与黻未见组词使用。白色与黑色编织出来的纹饰为黼纹,青色与黑色编织出来的纹饰为黻纹,这说明黼黻纹饰是相同的,只是颜色搭配存在差异。在周朝时期的黼黻纹饰出现了色彩差异,意在表示使用者阶级地位的层次差距。

在五帝时期的帝尧阶段,有《尚书·皋陶谟》历史文献作为学术论据,黼黻纹或十二章纹被刺绣在服装上,装饰在帝尧的衣服上,具体排列形式尚不明确。另外,因孔子删修《尚书》弃三皇举尧舜另立祖先,使《尚书》失去了一定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笔者认为尧舜时期服饰上能有黼黻纹饰的使用,不会有十二章纹的出现。《尚书皋陶谟》说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尚书》里这句话是后人篡改的。据本文考证,周朝之前只有黼黻纹,没有十二章纹,帝尧时期怎会使用十二章纹呢?这种粗鄙篡改历史的手段,是古代学者故意搅乱历史的一个证据。因为黼黻出现在帝尧时期,是违背黼黻纹饰发展规律的表现。

在《礼记》、《后汉书》、《汉书》、《淮南子》、《白虎通》等汉朝时期学者编撰的历史文献当中,出现了黼黻二字组词使用现象。在《荀子》和《左氏春秋》等战国时期学者编撰的历史文献当中,仍有黼黻二字共同组词的使用现象。在《诗经》、《周礼》、《尚书》等属于春秋、周朝、周以前时期学者编撰的历史文献当中,黼与黻二字被分别使用,各表不同用意,没有组词出现的现象。也就是说,黼黻二字在战国时期以前分别使用各表其意,黼黻二字在战国时期以词组形式出现,进入汉朝时期被横向贯穿统称为十二章纹,发生变化是在春秋时期与战国时期之间。周朝和汉朝两个时期,使用的黼黻纹饰存在着差异与变革,周朝时期黼与黻是同纹不同色,汉朝时期黼与黻是纹色皆不同。《周礼·考工记·画缋之事》载:“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周朝用白黑青三色。《淮南子》:“黼黻之美,在于杼轴。”高诱注:“白与黑为黼,青与赤为黻,皆文衣也”汉朝用白黑青赤四色。而《礼记》和《后汉书》说黼黻纹为斧子和反弓图形纹章。《淮南子》与《礼记》、《后汉书》两股学术势力之间出现了认知分歧。汉朝以前,没有斧子与反弓纹章,只有三色黼黻纹或四色黼黻纹。汉朝以后,斧子和反弓纹章代替了三色黼黻或四色黼黻纹章,取而代之、改而革之,成为后世一直沿用的标杆。

通过以上对历史文献记载进行分析,商朝、周朝、春秋战国时期、汉朝时期黼黻纹饰确实被帝王使用过,在汉朝时期黼黻纹饰已被改革、改造、改换成为斧子形式和反弓形式出现,纹色皆不同;在战国时期以前黼黻纹饰以窃曲纹形式出现,同纹不同色,有三色和四色搭配之差异,用以表达尊卑阶级。

无文字阶段的黼黻纹与涡纹资料收集整理

考古学界在清末民初发现了甲骨文字,在甲骨文字百年研究基础之上,才有了黼黻纹饰追溯的基本条件。加上考古学对史前玉器文物和陶器文物的材料累积,已有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涡纹彩陶的出现,再有石家河文化遗址玉人涡纹装饰的出现,还有兴隆洼文化时期直腹筒形陶罐直线涡纹的出现,才有了追溯黼黻纹饰线索的机会。尽管考古学材料系统庞杂繁复,但能作为学术证据的材料却是三三两两、少之又少,也恰恰是殷墟出土人物类玉器的服装纹饰和三星堆出土青铜人物造像的服装纹饰,才给商朝时期黼黻纹饰研究起到了决定性的支撑作用。

本文根据无文字阶段黼黻纹饰文物证据特征,按照殷商时期玉人纹饰、红山文化时期彩陶涡纹、红山文化时期玉人纹饰、石家河文化时期玉人纹饰、兴隆洼文化时期陶器简朴涡纹等五个阶段,打乱时间先后顺序进行布局分析,下面进行逐一追索。

一.殷商时期存在的黹字纹与黼黻纹。

黻字在甲骨文字典当中被明确记载着(插图2),在殷墟遗址出土玉人(插图3)服饰上面也有黼黻纹饰的刻划,在三星堆遗址出土青铜大立人服装纹饰上有所表现(插图6),甲骨文字、殷墟玉人(插图5)、三星堆青铜人像三个学术证据共同属于殷商时期(3600——3000年前)文物,直接或间接的表现了黹、黼、黻纹饰在殷商时期的装饰方式与运用形式。

在甲骨文字典当中有黻、黹、带三个字(插图2),根据黹、黻两个字的字形布局进行分析,形式相近、根源仿佛,关系密切。据《周礼》记载,黻属于黑青两色搭配进行刺绣的纹饰,黼属于黑白两色搭配进行刺绣的纹饰,此时黼与黻共用一种相同的窃曲式纹饰,故甲骨文字典里的黻字搭配不同色彩,就形成了黼黻纹饰。在殷商时期和周朝时期,黼黻同纹不同色,纹饰相同只是颜色搭配略有差异。甲骨黹字与甲骨带字之间形意相通(插图2),故甲骨黹字的字形,具有腰带、皮带、丝带的链接象形寓意。汉字的黹字与黻字字形接近,黹字是黻字的字根,黻字是黹字的衍生隶变下级文字,黹与黼、黻文字属于上下级关系文字。只是甲骨黹字,多了一些带饰链接的条纹刻画,以表达腰带、绑带特征(插图2)。而甲骨黻字与甲骨黹字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主要装饰在衣服边饰和衣领袖口上。在汉朝时期黼与黻是指背弓和斧子形图章,在周朝时期黼与黻只是同纹不同色的服装边饰,在商朝时期或甲骨文字典里有黻有黹无黼,或许是黼黻纹饰相同相通不做文字区分,只做颜色区分,黼既是黻,黻也是黼。也就是说,汉朝时期的黼黻纹饰与商周时期黼黻纹饰已经具有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化概念了。

2

3

4

插图3系殷墟妇好墓出土俪服玉人,插图4属该玉人的线描图。该玉人头戴卷冠,跪坐,双手附膝,腰带飘逸支出如飞鸟尾翼或龙尾形状。帽冠刻有之字纹饰,腰带刻有黹字纹饰,腰带纹饰与甲骨文黹字、带字字形相同、相通。

插图5系台湾故宫博物院收藏品,属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石头人物雕像。该雕像石质细腻,颜色黄白,跪姿跽坐,双手附膝。袍服领口、袖口、裙摆刻画有窃曲纹,当属殷商时期黼黻纹饰被刺绣在领口、袖口、裙摆处,以表达黼黻纹为权贵阶级的服饰装饰。腰带纹饰也是这种窃曲纹饰。腰带纹饰与领口、袖口、裙摆纹饰相同,是殷商时期甲骨黹字(黹字纹既腰带纹)和甲骨黻字(黻纹既领口、袖口、裙摆纹饰)字形相同相通的特点。故此,甲骨黹字与甲骨黻字间架结构相同相通,仅有带饰相连略作分别。而商朝时期黻纹与黼纹,纹理相同或有色彩差别,未有文字区别。

5

6

7

8

插图6系三星堆遗址出土青铜大立人造像线描图,插图7属青铜大立人背部局部放大图片,大立人通高2.62米,台座高0.82米,人高1.8米。铜人头戴鸟形冠,身穿三层罩衣,脚踏兽纹底座,两臂环报,双手空握。青铜大立人服饰纹饰繁复华丽,配以龙纹、鸟纹、虫纹、绳纹等。其中衣服边饰云气纹,该云气纹具有黼黻纹特征,与殷墟妇好墓出土玉人(插图3、插图4)的黼黻纹饰略有区别,但装饰概念相同。

插图8系三星堆遗址出土青铜跪坐人,直发冲天,双手拜举,屈肢蛙坐,直发缠绕黼黻纹带饰,盘旋而上,黼黻纹饰清晰明显,服装有龙纹、蚕纹、鱼纹、窃曲纹等纹饰,袖口也有黼黻纹边饰,当为权贵阶级服饰装扮。

二.红山文化彩陶涡纹与甲骨神字的关系梳理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5500——5000年前)有坛庙冢遗迹存留,这坛庙冢遗迹属于古代政权或部落政权祭祀活动区域,考古挖掘出土有红山文化玉器和彩陶祭祀礼器。彩陶纹饰图案多种多样,有勾连花卉纹、垂鳞纹、几何纹、其它纹饰等等(插图9)。勾连花卉纹饰在红山文化出现过,在仰韶、马家窑等其它类型彩陶纹饰上也经常出现(插图10)。在众多的勾连花卉纹饰当中,牛河梁三期出现一种纹饰极简的勾连花卉纹(插图11),简单的就像云气涡纹一样(插图12),一笔勾画下来连绵而延续不断。

9

10

11

12

在甲骨文字典当中有神、雷、寿三个字(插图13),三个字间架结构相似,偏旁部首略有差异。甲骨神字属于两个云气涡纹进行交流并作为偏旁部首,甲骨雷字以两个田字或两个丁字作为偏旁结构,甲骨寿字以两个口字作为偏旁结构,通过分析与对比,神与雷寿文字特征有了明显区别。从文字象形角度来分析,神字是两股云气在交合。将插图14彩陶涡纹与甲骨神字进行对比,甲骨神字与云气涡纹如出一辙,雷字和寿字要被排除在外。而插图15也是牛河梁遗址出土的繁复云气涡纹,也呈延绵不断的云气涡纹形式,则与图11、图12简单云气涡纹有别,也有别于甲骨神字,因为该涡纹属于多画一笔或多转一圈,插图15陶罐的繁复云气涡纹形式恰恰与甲骨黻字(插图2)近似,一个挨着一个云气涡纹形成窃曲纹饰特征。甲骨神字源自简单云气涡纹,甲骨黻字源自繁复云气涡纹,甲骨神字与甲骨黼字属于同宗同源。身穿黼黻纹饰服装的帝王或首领,具有通神本领,以示王权尊贵。

13

14

15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出土彩陶,既有插图15的繁复云气涡纹,也有插图11、插图12的简单云气涡纹,云气涡纹虽然同是延绵不断,繁复云气涡纹属于前后勾连多转一圈,简单云气涡纹属于前后勾连少转一圈,这种涡纹延绵而不间断。所以插图11、插图12、插图14的简单云气涡纹纹饰,与插图10、插图15的繁复云气涡纹略有区别,故作区分。插图15云气涡纹属于牛河梁早期作品,插图14、插图12、插图11的云气涡纹属于牛河梁晚期作品。简单云气涡纹与繁复云气涡纹,先后自有规律,本末不能倒置。

从甲骨神字的字面理解(图14),与图14、图12、图11的简单云气涡纹更加趋同、接近。甲骨黻字与插图15繁复云气涡纹趋同接近。云气涡纹是通神器具上的装饰纹饰,甲骨黻字与甲骨神字则是云气涡纹的衍生文字。甲骨神字与甲骨黻字的造字理念则是像其形、指其事,故称甲骨文字为象形文字。甲骨神字与甲骨黼字源于彩陶涡纹。其他考古学类型遗址有黻纹、云气涡纹、繁复涡纹,未有简单涡纹,而牛河梁遗址既有简单云气涡纹,又有繁复云气涡纹,还有黹字纹,只在证明君权神授与通神活动是互相联系的,其遗址的文化地位是不可替代的。

三.红山文化时期人物类玉器文物上的黹字纹装饰。

16

17

18

插图16系上海震旦博物馆收藏的红山文化太阳神玉人,玉人呈蹲坐姿势,双手重叠平附于膝盖之上,头戴兽冠,四支犄角两只耳朵高高耸立,水滴形双目突出,脑门刻有网格纹并绑有黹字纹带饰(插图17)。该黹字纹带饰与殷墟妇好墓出土玉人(插图4)腰带纹饰相同、相通。红山文化太阳神玉人头刻黹字纹带饰,当属头绑黹字纹丝带饰品或皮革编织成黹字纹装饰品。

插图18系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红山文化大玉人,玉人呈骑牛姿势,牛角上翘,双耳外披,前肢伏地。玉人双手拄杖,身批铠甲纹饰,身后飘带环绕,头顶满日光环,一副神仙气派,没有发现腰带装饰与袍服边饰。从网格纹与瓦沟纹混合装饰的铠甲纹饰特征来看,该玉人当属武官首领的盔甲服饰,所以未见黹字纹带饰与黼黻纹边饰。

四.石家河文化时期人物类玉器文物上的黼黻纹饰。

插图19系大英博物馆收藏的石家河文化时期玉人(4600年前——4000年前),该玉人属圆雕造像,怒目圆瞪、獠牙外支、长发飘逸,双耳佩戴环形耳玦,头顶配戴云气涡纹装饰的冠帽。冠帽涡纹与红山文化彩陶繁复涡纹近似(插图15),若干个涡纹被衔接起来,形成连续不断、延绵不断的云气涡纹。这种云气涡纹装饰在彩陶之上表达彩陶具有通天达地的通神功能,装饰在服装与冠帽之上应当叫做黼黻纹饰,与甲骨黻字形式接近,在石家河文化时期身穿黻纹或云气涡纹服饰的首领,具有通神职能或通天达地的本领。

插图20属石家河遗址考古挖掘出土玉人,该玉人冠帽雕刻有云气涡纹,当属黼黻纹装饰。石家河玉人帽冠上的云气涡纹与红山文化太阳神玉人的头绑黹字纹带饰,具有相同寓意,形式上的演进与纹饰上的演变并未脱离其中。

汉字的黹字是黼黻字的根,黼黻字属黹字的梢。在汉字的造字结构当中,黼黻字与黹字同样都是通神者的装饰纹饰,黹字纹似乎早于黼黻纹存在,由此形成了根与梢之间的关系。而汉字只是甲骨文字的改革文字或改良文字,汉字并不具备中国文字的初创寓意。研究者若要追溯黼黻纹与黹字纹的纹饰寓意,就要追索到甲骨黹字与甲骨黻字的文字初创寓意,才能进行合理解释与解读。用汉字对黻纹与黹纹进行起源解读,显得不符条理、不合原理、违背道理。

19

20

五,兴隆洼文化时期陶器上的朴素涡纹。

兴隆洼文化时期(8200年前——7000年前)陶器上具有更加原始而朴素的涡纹形式,插图21、插图22、插图23、插图24皆为阜新查海遗址考古挖掘出土陶器图片。兴隆洼文化时期陶器纹饰与红山文化彩陶上的云气涡纹(插图15)、仰韶文化彩陶云气涡纹(插图10)、石家河玉人(插图19)帽冠上的云气涡纹纹饰相近、相通、相似,相比之下,兴隆洼文化时期云气涡纹更显原始、更显简洁、更显朴素纯粹,更能直指云气涡纹的初创本意。兴隆洼文化时期陶器纹饰具有之字象形、连续叠压的特征属于原始云气涡纹形象或朴素云气涡纹形式。兴隆洼陶纹与甲骨文神字相比,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两者相距5000多年,兴隆洼陶纹朴素而纯粹。

早在兴隆洼文化时期,先民对阴阳文化已有认知,并将阴阳观念融入在兴隆洼文化玉器之上④,成对出土的兴隆洼文化玉玦(插图25)是一大一小特征,阴阳成对具有一阴一阳的属性。阴阳文化至少在兴隆洼文化时期已经被运用、应用、使用在玉器之上。

兴隆洼文化玉器上的阴阳特征与兴隆洼陶器上的朴素云气涡纹,双重证据在说明兴隆洼时期的先民已经掌握了原始的阴阳辩证方法或朴素的阴阳辩证能力,并拥有了对立而统一的阴阳辩证观念。此时未有彩陶,仅以炊陶用来祭祀,是从生食到火食、从食生到食熟发生转变的证据,这陶器显然已是一种文明进步的见证,朴素的云气涡纹被刻划在陶器炊具上,是先民们摆脱原始蒙昧的一个实证。

21

22

23

24

25

26

综上所述,在2000年前的汉朝时期,黼黻纹是装饰在帝王衣服上的十二图章之一,是帝王穿在身上的衣服纹饰图章,意在说明该纹饰的穿衣者具有通神功能。在3600年前的殷商时期,人物类玉器文物上有或黼或黻的窃曲纹形式以及黹字纹形式存在着,意在说明腰带、袖口、服装边饰、裙摆纹刺着黼纹或黻纹,穿衣者具有通神职能。在4500年前的石家河文化时期,玉人发冠具有云气涡纹形式,当属编织或纹刺着黼黻纹饰的冠帽,意在说明佩戴该帽者具有通神本领。在5500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彩陶上的繁复云气涡纹具有黼黻纹特征,简单云气涡纹具有甲骨神字象形意义,太阳神玉人头部绑有黹字纹带饰,意在说明红山先民祭祀天地时,场地内摆放有云气涡纹彩陶,巫者主祭舞动身体,祝者口中念颂赞词,巫祝二人共同完成通达天地的礼仪活动。在82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时期,陶器纹饰上黼黻纹已初具规模,只是纹饰略显简洁、简朴、简单。经考古学材料论证,黼黻纹是由来已久的,几经改革又屡屡传承,在汉代时期已非初创本意,被画成斧子和反弓纹饰。

第三节  关于黼黻纹、黹字纹、云气涡纹、甲骨神字的关系与寓意

在汉朝时期身穿黼黻纹饰服装的人,属于掌握政治权力兼具通神职责;在殷商时期佩戴玉人的人或身穿黼黻纹饰服装的人,属于通神者兼具掌握政治权力;在石家河文化时期佩戴玉人的人或头戴云气涡纹帽冠的人,属于通神职能的人兼具掌握政治权力;在红山文化时期佩戴太阳神玉人的人或头绑黹字纹带饰的人主掌神权,佩戴动物类图腾玉器的人主掌首领或王权,手执玉钺权杖的人主掌兵权,一个墓葬内匹配有太阳神玉人、图腾玉器、玉钺,其墓主人当属神权、王权、兵权于一身的人,在红山文化时期不是每个佩戴玉器的首领都能集王权、兵权、神权于一身,需要仔细分析玉人、玉钺、图腾玉器的功能与作用,方能确定墓葬内的墓主人掌握哪几种权力。匹配玉人的墓主人,当属拥有通神职责;匹配不同级别图腾玉器的墓主人,当属拥有氏族、胞族、部落首领或王权;匹配玉钺的墓主人,当拥有兵权职责。将玉人与玉钺搭配出现在一个墓葬内,当属通神与军权匹配;将图腾玉器与玉人搭配出现,当属首领兼职通神。功能各具,勿加混淆。

在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址里,在祭祀天地的活动现场中,红山先民(牛河梁第三期)举行通神活动之时,将绘有简单云气涡纹特征的塔型彩陶(插图26)作为通神仪式的主要器具,摆放在祭坛之上,并进行篝火郊燎,以沟通天地、以完成人与天地之间的沟通协调。塔型彩陶绘画的云气涡纹,具有一笔画到底、一气呵成连绵不断的云气涡纹装饰形式,这种彩陶上的云气涡纹成为甲骨神字文字的本源。后人说通神、媚神,皆指简单云气涡纹的陶塔和彩陶罐的使用功能。

红山先民借助篝火热气升腾以实现沟通天地,完成通天达地活动,使天地冷热阴阳二气进行溝合,俗称求雨,这就是巫祝的职能、也是神职人员的职责。甲骨气字(插图27)的造字理念,就在直白的说明问题本意,天地之间为气,地上与天下为气。古人求雨,实为调和天地之气、调节冷热之气、调整阴阳之气。

红山先民是如何使用阴阳二气,实现沟通天地的通神活动呢?

27

天气下淋为雨,地气上蒸为云。在红山文化时期,人口少而植被覆盖多又密,通过祭祀火燎就可以改变小气候,火带着热气顺向上升,冷气顺着火热外围逆向下行,冷热交替迫使天与地加大气流交换与循环过程,促进云雨形成,以达到沟通天地目的。天热后,地生湿气,湿气蒸腾,上升成云,下降为雨。下雨后,地气上蒸,又形成云。这个云、气、雨、水的循环往复过程,就是天地交合、沟通天地、通天达地的目的。巫作为天地的信使为改善人民的自然环境与居住环境,所以才去祈求上天、祭祀天地、顺天应人,完成其所职责与使命。红山通神者借阴阳二气去调整、调节、调和天地之间的自然环境,以实现风调雨顺的平顺生活状态。干旱之地,是天气不下行与地气不上蒸造成了下闭上塞的自然现象,越干越旱,越旱越干,地越旱天越干,天越干地越旱,经年无雨就会形成赤地千里,生存环境发生变化迫使迁居。甲骨巫字(插图27)其造字理念就是巫用来沟通天地联络人世、通天达地与为人处世的造字理念,横平两端各自代表人与社会,竖直两端各自代表天与地。故此,甲骨巫字造字理念直指巫的本意、巫的职能,巫在红山文化时期部落政权里是联络天地、人与社会的媒介与职业,使天地人世处于阴阳平衡状态,不发生矛盾,避免摩擦。

而在牛河梁坛庙冢遗址通神活动之前,先将阴阳二气绘画在彩陶之上画成连绵不断的云气涡纹,作为一种文化观念对人们进行宣扬。到了商朝时期,黼黻纹饰已经成为通神者的象征。进入汉朝时期,黼黻纹饰被改革成为反弓与斧子纹章形式,身穿黼黻纹饰或十二章纹服饰的人具有通神本领又属天子,用君权神授以慰世人。

第四节      小  结

本文通过有文字阶段的文献证据收集与梳理,在商、周、秦、汉时期皆有黼黻纹饰的使用与记载。又通过无文字阶段的考古文物证据收集与整理,在三星堆时期、殷商时期、石家河时期也有黼黻纹饰的使用,红山文化时期玉人身上也有黹字纹装饰,在彩陶之上有云气涡纹装饰算是甲骨神字与甲骨黻字的使用,在兴隆洼文化时期有朴素简单的云气涡纹装饰。又通过文献与文物多种证据的综合考量、反复分析,黼黻纹饰在汉朝时期被定义成反弓和斧子形象,在殷商时期甲骨黻字是窃曲纹或涡纹形象,在石家河时期黼黻纹为云气涡纹形象,在红山文化时期有黹字纹的形象、彩陶简单云气涡纹、繁复云气涡纹形式出现。黹纹出现在红山文化时期,只是作为腰带和绑头束发的装饰功能,也是神职人员具有的特殊寓意的装饰,普通庶民不用这种装饰或纹饰。

甲骨神字属于殷商时期的文字,也可以出现的更早一些,在红山文化时期彩陶器具上有云气涡纹装饰,应该是殷商人认为红山先民的彩陶塔型器云气涡纹具有通天达地的通神功能,云气涡纹的延绵不断、一笔写就、一气呵成使阴阳二气连绵交合,遂将牛河梁彩陶云气涡纹定义成甲骨神字。甲骨神字与简化云气涡纹相同相通,与繁复云气涡纹相通而不同。甲骨神字,可以向上追溯到兴隆洼文化时期,原始而朴素的兴隆洼涡纹,直指神字的初创本意,也是甲骨黻字的初创本意。

最后,从2000年前的汉朝时期,上溯到82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时期,两者之间跨度长达6200年之久。黼黻纹饰在政权更迭中有变化、有变迁、有变异也属情理之中。如果是一成不变的完全继承,就不会有父系氏族社会和母系氏族社会之间的区别差异了。汉朝的黼黻纹饰是斧子和反弓纹饰,上溯到了周朝时期,就已经不是这种纹饰装饰了。周朝与商朝皆用甲骨黻字纹或黹字纹,说明汉朝时期定义十二章纹当中的黼黻,是在汉朝时期做的改变与改革,因为春秋之前没有斧子和反弓纹章出现。而春秋之前或黼或黻都以单字出现,不以词组出现,应是春秋时期孔子删书去史换祖先对学术理论方向做了调整与改变,才导致战国时期出现了黼黻组词现象,《尚书皋陶谟》说十二章纹在帝尧时期就已经出现不应是孔子篡改的,应是汉朝时期学者篡改的,因为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没有十二章纹。孔子删书后,当文字与文化不以辩证形式出现,而以歌功颂德形式出现,东方文明逐渐松散没落。

备注:

①雷文广:《明清帝王服饰中“十二章”纹样的排列、造型比较及影响因素》,《丝绸》2021年4期;

②徐新强 马士远:《黼黻考释》,《意林文汇》,2017年;

③尚民杰:《冕服十二章溯源》,《文博》,1991年;

④颜祥富:《阴阳和谐的红山玉文化》,《收藏》,2007年6期;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zgkjznw.top/archives/2730
来源:中国科技智能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