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从中国到世界,金融科技助全球产业数字化

2020-04-08 作者:编辑1   |   浏览(32147)

转换赛道,加速出海,金融科技企业的升级路径。

记者王丽娟 《财经国家周刊》

2020年,金融科技发展规划的第二年。意外的疫情暴发,正在加速一切线上化,金融科技有助于金融数字化,热度持续不减。

如今,回望行业起步之初,有创新,也有曲折,走上快车道的背后,已经有了多年的探索和转型积淀。

支正春曾经是一家初代互联网金融公司小微金融业务的负责人,2014年,恰逢互联网金融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高光时刻,他创业成立了一家助贷平台——闪银。

那正是大数据金融普及的机遇期,一切以线上化、数据化为驱动的金融业务,都成为了风口,也是六年后的今天,许多金融机构还在努力的方向。

只不过,时过境迁,如今数字化金融逐渐成为传统银行,尤其是中小型银行的重要课题。那些曾经冲在开疆拓土一线的新金融服务机构,陆续开始撤回到技术后台、服务后台。

于是,有了京东数科的金融数字化解决方案,有了蚂蚁金服的数字金融解决方案,以及腾讯逐渐以金融科技为新的增长引擎。

大巨头如此,科技公司也在顺应潮流。曾经的闪银,如今已集团化发展,鲸算集团在以往业务经验基础上,正在形成“科技+业务”的双轮驱动,而且国际化业务也在起声势。

以鲸算集团的转型为切入,既能观察拥有一定技术和数据能力的金融科技机构,正在如何谋求转型与升级;又能看到金融机构转型背后,有着合乎监管标准的正向驱动,以及技术数据累积之下的能力建设。

一、技术,驱动赛道变换

最早从事服务小微金融业务时,还是一个线下人海战术的年代,那也是最早一批互联网金融机构发展的根基。

后来,金融科技发展起来,业务模式不断明确,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走上线上化发展之路。也正是那个时候,支正春认识到,数据对于信用评估的重要性。

于是,闪银成立了。一个用新数据、大数据算法支撑的服务模式,利用自建技术体系帮助金融机构和消费金融进行用户与机构之间的撮合、帮助获取客户认知,从而帮助他们完成线上交易。在这个过程中,闪银也因为快速、高效的特点,吸引了大规模的客户。

紧接着,那些巨头旗下的相关借贷平台也陆续发展起来,包括京东白条、微粒贷、有钱花等。

当互联网巨头凭借场景优势迅速入局,抢夺市场;P2P、环球信息报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等平台也凭借着各自领域的2C流量优势开始布局消费金融市场。整个消费金融市场逐渐进入一个大红海时代。

支正春开始反思,无论是从市值前景还是潜在的政策导向的角度来看,做科技公司的优势明显多于做一家金融机构。

“创立鲸算集团的初衷是希望建立精准定价体系,完善金融服务链条,在战略上,再多一个闪银对市场已经毫无价值,它专注于全身心服务好金融机构。我们则需要拓展更大人群,去更广阔的战场也就成了我们的理性和回归初心的选择。”

于是,鲸算科技集团成立。

在经历了多年金融领域的摸索后,鲸算集团有了服务下沉市场的数字化能力,通过做好实体产业的数字化,真正实现金融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连接,创造更大的价值。

从2C到2B,鲸算集团不仅赋能金融机构,为其进行整体技术输出,还能为小微企业、三农机构等提供前沿的技术支撑。

同时,鲸算集团也改变了赛道,加快出海速度。通过战略入股、设立合资公司等多种形式,将技术输出东南亚、欧洲等地,快速为当地金融机构提供技术赋能。

二、一切,皆可数据

许多新金融服务机构,转型过程中的核心竞争力,是过往展业中积累的数据资源和数据处理的科技实力。

尤其是经历了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行各业从思想上开始重视创新,包括制度上的创新、体系上的创新和手段上的创新,不仅能够推动“线下”商业模式变革,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VR等新技术更加得到重视,倒逼产业运转效率的提升,产业结构得到优化。

“科技+业务”的双轮驱动,几乎成了许多行业数字化的必经模式。

这也是鲸算集团能够顺利转型、转换赛道的底气。比如在核心金融科技业务之外,鲸算科技还有很多业务部门,包括新零售、教育、芯片、机器人、宠物等。这些新领域数量多、门类广,看上去与金融无直接关系,其实确实秉持着一个核心的底层逻辑在布局。

数据处理、人工智能、云计算等,这些是鲸算集团的核心能力,也是其产业数据字化布局的关键角色。“通过技术创新,将各非金融业务之间形成连接机会,是数字化升级过程中遵循的底层技术统一。”

通过运用这些数据和前沿技术布局,鲸算集团将赋能水平逐渐发展至与巨头同步。在赋能金融机构方面,鲸算集团不再是简单的获客、风控输出,而是按需定制整体技术输出体系,帮助金融机构打造金融科技核心竞争力。

在赋能小微企业方面,鲸算科技通过布局芯片、机器人、新零售、宠物、家政、汽车等领域,通过数据以及科技上面的投入,以提升人们在生活层面的效率,帮助用户实现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

在扩大内需方面,鲸算科技通过助力农业和农村实现数字化,开拓优质农产品供给的新增长空间,有效实现兴农脱贫。

预计在未来20年,千千万万的金融机构都将面临数字化转型,包括大数据收集和应用、信息与IT业务融合、业务的线上化,等等。这是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需要去改变和升级的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巨头都将金融科技作为新的增长极来布局。

正是看到的这一点,鲸算集团提供数据化渠道服务建设,服务银行。不管是国内的农商行、城市商业银行,还是泰国最大银行SCB(泰国汇商银行),印尼的BSS,都是大量小微和零售的服务商。鲸算集团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以这些银行为支点,以技术服务(To B)为核心,建立鲸算集团的商业体系,赋能这些机构。

三、赋能,布局全球

赋能金融机构,是门大生意。

而对于迫切需要线上化转型的中小金融机构,银保监会也给出过相关答案。“小的金融机构可能自身缺乏研发投入,可以在分清权利和责任的前提下,与有公信力、有诚信的金融科技公司加强合作,提高金融科技应用能力,才能更好地开展线上业务。”

合作也有合作的难题。当前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双方之间合作困难点之一在于双方的思想,即认知上如何一致。因为互联网公司追求效率优先、客户体验优先,治理结构相对扁平。而合作的银行则拥有相对完善的体系,需要考虑监管的要求和风险。

为了有效解决这一问题,鲸算集团尝试将团队建设和激励机制融合在一起。比如其与某商业银行成立合资金融科技公司,整合双方优势,驱动从业务单元、前中后台、直到细节流程和系统建设的全面融合,帮助其向零售业务转型。

从效果来看,新技术的应用可以提升技术、风控、获客等能力,进而提升审核效率及用户体验。

从业务模式,到组织架构,再到合作方式,鲸算科技已经完成了一次新的突破,这也是许多新金融机构在做和已经实现的事情。

这个模式不仅在国内行之有效,也成功在海外机构身上做到复制。

2019年6月,鲸算集团与SCB(泰国汇商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并签署合作协议。今年1月,双方宣布成立合资金融科技公司。

其中,鲸算集团的任务是助力银行数字化转型。对于泰国银行业来说,囿于技术、人才等限制,在数字化转型中一直处于“有动力无资源”状态。鲸算集团将6年多来经过国内市场检验的业务模式、数字化经验等,拿到泰国市场上进行应用。

通过鲸算集团旗下闪银的AI智能匹配引擎,双方可以建立并强化科学、专业的客户识别体系和能力,向更多以前无法获得信贷服务的客户提供高质量贷款。

以赋能为基础,展开赛道转变布局,是鲸算集团是基于已有经验调整适应监管需求的主动出击,也是全球化赋能战略的全面开启。正如支正春所言:战略阵地的变化,是根本性、决定性的。从零开始,轻装上阵,不在乎是否占领阵地,而是要共生、同长。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3399470983651860&wfr=spider&for=pc
相关文章